English (Agrichn.com)|设为首页

����

种子| 农药| 肥料| 农机

首页 > 农资 > 种子 > 种业要闻 > 正文

种子问题调查:良种补贴“真金白银”为何掌声寥寥

2013-11-14 11:29:48 来源: 中国经济时报</FONT></P><P><FONT face=宋体>  编者按: </FONT>

来源: 中国经济时报

  编者按:

  一粒种子救活一个世界。农业是国家的基础,种子是农业的基础,良种是种业的方向。作为农业基础的种子行业,其从研发、品种审定、制种到良种良法配套推广,经历众多环节。本报记者日前在安徽实地采访发现,种子行业乱象迭出,令人担忧:政策方面,四大补贴之一的良种补贴,一方面越来越偏离良种良法宗旨,另一方面,补贴与规模化生产发生冲突,阻碍了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提高;品种方面,诟病已久的多、烂、杂不但没有缓解,反而愈演愈烈;制种方面,2009年的“日全食”,将制种基地的小而散又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来;监管环节,事后监管和快速反应的鉴定机制缺失,直接将种子执法推入两难境地,因种子问题而引发的纠纷一次次重复却得不到根本解决。

 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,2010年将扩大涉农补贴的规模。作为其中之一的良种补贴到底该怎样补,种子行业的发展应遵循何种路径?本报自今日起推出“种子问题系列调查”。

  ■种子问题调查?政策篇(一)

  与种田直补一样,良种补贴一直被誉为最直接的支农补贴政策,但记者在安徽秋种采访中发现,在地方政府的不遗余力落实执行之外,制种企业、种子公司和经销商对补贴方式褒贬不一,而一直被认为是直接受益者的农民,也对其漠然视之。

  良种补贴演变为“直补”

  “按照国家规定,小麦、水稻、油菜、棉花、玉米这五大粮油作物现在都有良种补贴。”安徽省农委农业局牛运生局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但这五大作物的良种补法各有不同。

  直接补贴又称“普惠制”,安徽同全国做法一样,即按照实际种植面积将补贴款直接发放到农户,按种植面积进行登记、核实和公示,工作重点在村和乡镇,各县农业部门进行审核、汇总后,逐级上报到省;省农委核定补贴面积后,由省财政及时将补贴资金逐级下达至乡财政所,通过“一卡通”将补贴资金直接发放到农户。

  “这种办法没有与农民购买良种直接挂钩,实质上应该叫种植补贴。”牛运升说。

  按照农业部文件规定,良种推广补贴从农业生产最重要的良种环节入手,除了减少农民购种成本外,更大的目的是推动优势农产品(000061)的区域布局、标准化生产、产业化开发。对农民购种进行补贴,可以发挥招标降价、良种增产增收、优质优价以及满足企业订单生产需要等多项农民增收、企业增效的作用,表现出良好的政策放大效应。其目的是,良种推广补贴不是只停留在补贴上,更加注重良种推广和良种良法配套,从而提高农民素质和种田水平,最终达到农民持续增收。

  早在在2004年以前,良种补贴均与种子品种挂钩。但2004年以来,水稻良种直补开启后,补贴方式逐渐由供种向直补转变,直至2009年,全国只有部分小麦主产区良种补贴与品种挂钩,其他作物、其他非主产区全部采用直补,直补越来越成为主导。

  由于直补更加重视补贴农户,良种补贴也越来越偏离良种推广和良种良法配套的初衷。

  “主要是这几年供种出现的问题较多,比如招标采购供种中出现了不合格种子,对农民造成了很大伤害,加之部分进不了采购目录的种子公司和经销商反对,农民本来对哪种方式补贴没有明显偏向,为了避免招标操作中一些违规现象和平息各方纷争,折中的办法就是直补。”安徽省种子协会秘书长李爱青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直补:有些农民竟不知有良种补贴

  “小麦良种补贴,从来没听说过,我们这里什么良种补贴都没有。”10月24日,安徽省寿县寿春镇九龙乡农民顾广福接受记者采访时,对记者提到的良种补贴说法感到非常吃惊。他告诉记者,加上儿子一家外出打工留下的地,他和老伴种了8亩地,一季水稻一季小麦,在他的印象里,从来没有给过良种补贴。

  当记者提起“一卡通”时,他才有所醒悟:“去年农信社‘一卡通’账户好像补了500多元,但国家为什么给、给我们做什么用也不知道,凡是有地的农民家家都有,给了钱就是自己家的,反正有了总比没有好。”

  “今年我家用的麦种是去年自己家地里收的,今年夏季收成不错,就留下一点作麦种。我们这边种小麦的人家很少买麦种,不是为了省钱,主要是外面卖的种子品种太多,不知道买哪个好,万一买个假种子回来就完了。”顾广福说。

  在顾广福家,记者看到了他家的“一卡通”,2008年补贴总额是570.9元,项目名称只有粮补、综补和稻补三项,其中稻补58.8元,顾广福家补贴按四口人共4亩多地补贴的,由于近期他没去农信社取钱,2009年只打印了粮补和综补两项。

  国家四大补贴是粮食直接补贴、良种补贴、农机具购置补贴、农资综合补贴。农机购置补贴在农民买农机时直接补,顾广福家“一卡通”上的“稻补”属于水稻良种补贴,粮补、综补分别是粮食直接补贴和农资综合补贴,由于他们乡早已被列为小麦良种补贴范围名单之内,原则上说,即使没有统一供种,也理应在“一卡通”上出现“麦补”一项,但记者并没有发现这一项。

  “我们乡镇每年只种小麦和水稻,农技站多年都没人管了,没有人告诉我们每年种什么品种,种什么都是自己家随便定,比如今年吧,我们村就我一家种这种麦子。”顾广福说。

  记者在安徽2009年小麦供种名单中发现,寿县虽然隶属淮河以南,但小麦良种补贴在政府招标供种范围之列。记者在寿春镇相邻的板桥镇采访中发现,该镇小麦供种是按招标供种,由农民上报亩数和品种,县统计后报省农委,最后确定品种,农民只要预交补贴之外的钱,种麦时直接到农技站领种子,寿春镇也理应按此模式。

  为了查清顾广福他们村为什么既没有统一供种也没有“麦补”,记者来到了九龙乡农技推广总站,但该站铁门已经锈迹斑斑,人员也不知去向。邻近商铺商贩告诉记者,该乡镇已经合并到寿春镇,全乡农技推广站已经好几年没人管了。

  在寿县种子管理站,站长李军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。“九龙乡应该属于小麦统一供种之列,乡镇合并早已经结束了,农技站人员已经到位,至于为什么,我也说不清,要查查才知道。”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“2009年寿县小麦良种补贴面积及供种量”最新统计表,数据显示,该县2009年秋季小麦补贴面积是1361520.04亩,而近几年全县小麦种植面积基本维持在130万亩左右。

  这意味着,九龙乡应该在统计补贴之列。至于顾广福他们乡为何小麦面积被统计了、种子量也列入了供种总量里,最后没有供种,农民甚至不知道有良补一事?全县小麦供种亩数和数量是如何统计的?李军表示他将进一步核查。

  招标供种:在反对声中孤独前行

  同全国一样,在安徽,虽然直补的对象从水稻、玉米、油菜、棉花逐渐延伸到非项目区的小麦,直补对象和范围在扩大,统一供种只在小范围内,但供种的反对声并没有减少。

  安徽省政府采购中心数据显示,安徽2007年开始采取省级政府采购小麦良种,当年采购预算资金2亿多元,2008年5亿多元,而2009年达到9亿元。

  统一采购效果如何?安徽粮食已经连续5年增产,以增产较为突出的2008年为例,当年全省全年粮食比上年增加121.9万吨,增长4.2%,两大主要作物小麦增产56.6万吨,稻谷增产26.8万吨,小麦增产奠定了安徽粮食增产的基础。

  在牛运生看来,政府统一采购良种功不可没。

  “因为小麦是常规品种。收获的小麦,农民可以自己留种,结果导致种子品质越来越退化,产量越来越低。以前,农民换种率仅在20%?30%。现在,统一供种后,不仅产量有了大幅提升,而且质量也明显提高了。”牛运升说。

  但是,反对的声音依然很大。

  “什么是良种,农民认可的就是良种。以前市县招标采购,一个县就那么几个品种,都是县农委和种子公司定好的,别人想进入采购目录,就要拉关系、铺路子,成本肯定加到农民头上,招标采购把本来非法的东西合法化了,那些进入目录的公司,陈种子都能卖掉。现在实行省统一采购,说是让下面农民报品种,实际上都是地方哪个公司交钱报哪个公司的品种,而且一个县就那么几个品种,你的种子想进入到这个区域,还得去拉关系,否则报不到省里。”萧县农丰种业的张跃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“招投标反而把种子行业的风气搞坏了,增加了销售成本,最后还是由国家买单,有好多乡镇农民不买补贴品种,种子公司和农技人员联手骗财政补贴款,企业也不想那么干,但总不能亏损。”他说。

  “现在招标供种,公司要考虑基地安排,还要考虑维护和地方的关系,否则大公司的品种同样进入不了目录。大公司主要在研发、行业技术方面占优势,这样一来,更不利于中国种业集中力量进行研发与发展壮大了。”合肥丰乐种业(000713)一位姓熊的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
  “好政策有时也会变样,招标供种可能会滋生腐败,导致部分不合格种子流入市场,把招标由县市升级到省级统一,实质是一样的。但是直补也有缺陷,起不到引导作用,另外,直补是按分田到户的户口簿补,现在流转趋势越来越明显,不种地的家庭拿了补贴,而真正种地的流转大户却没有。良种补贴目标是鼓励引进品质高的品种,现在两种方式都存在明显瑕疵。如果补贴方式达不到补贴目标,说明实施中出了问题,就应该从制度设计入手进行改革完善。”安徽省种子协会秘书长李爱青博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。

 
推荐关注:
* 更多农业财经资讯,关注青麦田微信公众号:qingmt2013
* 每天获得深度农业数据分析,关注青麦田研究微信公众号:qmtyanjiu
关键字:种子 问题 调查
更多